欧宝体育登陆入口

products
汽车电池测试仪

直击股东大会丨盛新锂能“清空”人造板业务聚焦锂电称今年碳酸锂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8:27 来源:OB欧宝直播 作者:欧宝体育登陆入口

  原标题:直击股东大会丨盛新锂能“清空”人造板业务聚焦锂电,称今年碳酸锂价格“有支撑”

  6月23日,在深圳市福田区中航中心32楼,盛新锂能(SZ002240,股价59.01元,市值510.6亿元)召开了2022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

  这次股东大会议案只有一项,即《关于出售参股公司湖北威利邦和河北威利邦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过去两年,盛新锂能逐步剥离了人造板、稀土等业务,全面聚集新能源锂产品领域。这次股权出售完成之后,公司的林木业务将接近“清空”。

  如今,碳酸锂价格维持高位,据Wind数据,6月23日国产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为46.9万元/吨,较去年同期的8.8万元/吨增长了4倍以上。

  如何看待接下来的碳酸锂价格走势?盛新锂能董事长周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至少今年价格是有支撑的。”

  这次要剥离的人造板业务,曾经是盛新锂能的主营业务。2008年,公司在深交所上市,当时的名字还叫“威华股份”,是一家林板一体化生产企业。那一年,公司的人造板业务实现营收7.22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96%以上。

  到了2016年,“威华股份”引入深圳盛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屯集团”),2017年6月,盛屯集团成为“威华股份”控股股东。2020年,公司的新能源材料业务营收占比首次超过了人造板及林木业务,“威华股份”也更名为盛新锂能。

  如果说2016年是盛新锂能转型新能源材料的起点,那么2020年就是公司剥离人造板等业务的开端。盛新锂能董秘雷利民在临时股东大会上说:根据公司的战略发展规划,要逐步把非锂电资产进行剥离。

  2020年9月底,盛新锂能完成了对河北威利邦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威利邦”)、湖北威利邦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威利邦”)、广东威利邦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威利邦”)、辽宁台安威利邦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威利邦”)各55%股权的转让,产生了约2.4亿元投资收益。

  被卖掉控股权的这几家“威利邦”公司,正是盛新锂能人造板业务的主要载体。到了2021年,“瘦身行动”继续,盛新锂能完成了对广东威利邦45%股权和台山市威利邦木业有限公司21.43%股权的转让,同时还卖掉了江西万弘高新技术材料有限公司的51%股权,剥离了稀土业务。自此之后,盛新锂能不再持有上述三家公司的股权。

  在本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了盛新锂能出售所持湖北威利邦和河北威利邦剩余股权的相关议案。雷利民表示,这也是“前次交易”的进一步安排,进一步聚焦公司的锂电业务。

  那么,辽宁威利邦剩余的45%股权预计何时剥离呢?雷利民向记者表示,因为当地市场行情等因素,辽宁威利邦基本上已经停产了,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实质性业务了。它现在有一些土地等资产(的出售),也将有序推进。

  由于辽宁威利邦处于停产状态,一旦湖北威利邦和河北威利邦的剩余股权转让完毕,盛新锂能实际已“清空”它的人造板和林木业务。

  盛新锂能剥离其他资产,主要是为了聚焦锂矿领域。不过,目前整个锂电池产业链的公司都在进行“抢矿大战”,争夺上游锂资源。中下游企业向上游的布局,是否会对上游锂矿企业造成影响?

  今年5月,“20亿抢锂矿”事件闹得火热。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四川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54.29%股权在京东破产拍卖平台被卖出,最终成交价超20亿元,是起拍价335万元的597倍,创下了业内罕见的拍卖纪录。

  今年4月,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SZ300750,股价536.97元,市值1.25万亿元)也拿下了宜春最大锂矿。

  在锂电池中游、下游公司纷纷加码上游锂矿的背景下,上游公司要如何应对挑战?

  对此,盛新锂能董事长周祎表示,下游公司的专业不是开矿,拿到了矿山也会找有专业能力的上游企业来合作,“现在表面来看是竞争,但是竞争完了之后一定是合作”。

  那么,“抢矿大战”为何爆发?雷利民表示,归根到底还是下游需求的强劲增长。整个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趋势非常明确,是高景气度长期持续的一个行业,所以未来需求量非常大。短期之内,矿的供应确实有点跟不上,就会出现抢矿的情况。

  如何看待这种“抢矿大战”?雷利民说:“这种‘抢矿热’也是企业为了保障它产品生产的(原材料)自供率,能够稳定、持续地发展。如果说你只有加工产能,没有原料保障,第一可能会面临原料提供(问题),第二如果处在中间环节,你的竞争力和议价能力会较弱。”

  从高企的碳酸锂价格身上,也能看出上游锂矿资源的供应紧缺程度。据Wind数据,6月23日国产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为46.9万元/吨,尽管较今年3月份50.3万元/吨的价格有所回落,但从5月初至今,碳酸锂价格却呈继续增长的态势。

  如何看待接下来碳酸锂的价格走势?周祎认为,价格走势始终是对供需的分析。“以我们目前掌握的数据,(碳酸锂)价格是有支撑的。我们的核心客户,他们扩产也不是盲目扩产,未来我不敢说很长时间,至少今年价格是有支撑的。”周祎说。

  在锂矿供应较紧缺的背景下,从事锂矿采选、基础锂盐和金属锂的生产与销售的盛新锂能原材料自给率如何?

  据了解,目前盛新锂能既有硬岩矿山项目,也有盐湖提锂项目。其中,金川奥伊诺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伊诺矿业”)在川西地区的金川县拥有业隆沟锂辉石矿采矿权和太阳河口锂多金属矿详查探矿权。业隆沟锂辉石矿已探明Li2O资源量11.15万吨,太阳河口锂多金属矿目前处于探矿权阶段。

  雷利民表示,因为今年整体锂精矿价格不错,所以公司把整个奥伊诺矿业列入公司生产的重中之重,在人力、财力、物力方面对其倾斜,全力保障它的生产经营,希望今年争取做到(锂精矿)产能7.5万吨的目标,“今年自己矿山提供的(原材料)比例大概有百分之十几”。

  除此之外,盛新锂能还有津巴布韦、阿根廷、印尼等地的锂矿资源。比如在2021年,其全资孙公司盛新锂能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新国际”)就与STELLARINVESTMENT PTE.LTD.在印度尼西亚投资设立合资公司印尼盛拓锂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印尼盛拓”),建设年产6万吨锂盐项目。

  雷利民称,公司预计在2023年下半年(印尼项目)会有实质性的进展。目前整个前期工作都是按预期在推,土地的平整、通水通电、设备采购等工作都在按计划推进。

  盛新锂能还收购了Max Mind Investment Limited 51%股权,其下属津巴布韦孙公司拥有津巴布韦萨比星锂钽矿项目总计40个稀有金属矿块的采矿权证。

  雷利民表示,公司也在有序推进津巴布韦萨比星矿山项目,整个矿山是露天开采,道路、用水用电各方面都比较便利。

  “我们目标是今年年底之前把(津巴布韦萨比星)矿山建成投产,这个矿山它的生产规模原矿是90万吨,折成锂精矿是20万吨,接近3万吨的碳酸锂当量。它投产之后,明年公司自有矿的自供率就会有比较大的提升。”雷利民说。

上一篇:锂离子电池的过充电测试 下一篇:HDZF智能蓄电池充电放电放电综合测试仪如何对电池充电方法